我是怎么样被知识付费割走了上万元

时间:2021-06-18 14:02       来源: www.nxcdfc.com

席间,徐圆聊到她以前为一位币圈大佬写书的经历,与她和一些出版商交际时发生的故事,恍惚间,我生出一个“邪恶”的想法——这次聚会,是否会是徐圆借此想让更多人报名私房课,而故意为之的呢。当然,这个念头非常快就在推杯换盏中消失了。

1/6

Julia的表情顿时僵住了。

我点开群成员看了一下,发现李雪已不在群内了。

“我认识徐圆老师大部分年了,我的新书不出出人预料的话,应该立刻也能出来了。只不过合同方面出了些问题。”许州立刻说。

2018年12月底,我在手机上看到某文学兴趣交流群的新消息,才想起不久前大家居然错过了徐圆(化名)老师的一次共享,便尽快往前翻来看。

随后她又问我,5月私房课能否帮忙担任助教的事情。

徐圆答得没什么问题,但我心里又多了一层迷雾。

“无论你是小有文字基础的素人作者,甚至是一个字也不会写的文盲,我都有能力助你出书、出名。这在我的公号中,已经有很多学员的胜利案例可以给出答案。”

元旦前两天,微信群拉起来了。群里大概有30多位同学,从个人介绍来看,大都是一些企业高管、互联网转型者和个人创业人士。

“你们记得借鉴一下许州老师的反面课程,”徐圆又转过来对大伙说,“在选择出版社的时候一定要多加注意。不要选那些牛头不对马嘴的出版社。”

上午9点,课程按时开始。

随后,我拿出一罐茶叶送给徐圆,茶叶是家伯母家大家炒的,茶叶罐则是我从网上淘的景德镇的陶瓷。“这茶叶罐真漂亮,茶喝完,还可以用来插花。明天上课期间有10分钟茶歇,你就拿着这个茶叶款待学员们,说是你的家乡特产,相信大伙对你的印象会更加深刻。”

临近新年,徐圆让大伙写写这一个月大家的进步和开始实践的事情,“最让我认同的两位,我会赠送从西班牙带回来的神秘礼物哟。”

餐歇的时候,徐圆和几个学员坐在教室外的休息区一边吃饭一边聊天。

我对徐圆的信赖又增加了不少。

2/6

“我可以啊,我上个月差不多就只花了那样多。”我突然想到大家上个月节省开支的效果。

见我拿出的是一台苹果电脑,徐圆拍拍我的肩膀,“没想到你还挺有钱。” 我没告诉她,这是特意找朋友借的——毕竟来的都是有层次的人——我的电脑太旧,实在拿不出手。

那场共享会结束前,主持人邀请现场观众提问,坐在前排的徐圆踊跃地举起了手。接过话筒,徐圆却并没提问,而是先感谢了这场共享会的主角,随后就讲起了大家的经历,“我是2016年来北京创业的,也曾担任过签约作者的经纪人,手下签了不少优质的作者。刚刚听了你的共享,几年前的那段痛苦经历又浮这时我的眼前。那时我生活地不熟,每走一步都如履薄冰,我是你的第一批订阅用户,你开设的明星经纪人栏目里的文章,几乎每篇我都读过,每回读到情深处,想起大家的经历,眼泪都呼之欲出……”

但我已经没机会验证了。因为那一次,是我最后一次见到徐圆。6月初,因在朋友圈里非常长一段时间没看见徐圆的消息,我搜了她的微信名,点进去才发现大家已经被拉黑了。

不过,有一次,我倒看到徐圆发了一条大家私房课学员胜利出书的朋友圈。我买来那本书,并顺藤摸瓜找到了书脊上印着的那家文化传媒公司,发现那是一家帮人自费出版的公司——自费出版的每本书依据书号的不同级别、印数、纸张的不同材质划分层级,每本书定价1万到3万元不等。

随手打开她的朋友圈,我这才发现,原来一个月前我曾与她有过一面之缘。当时,在某位微博知名博主线下共享会上,徐圆和我一样都是观众。

非常快,徐圆又在公众号推出了线下私房课的宣传,虽然仅一天半的课程价钱就要1万元,但我还是心动了——线上课程我已收成良多,那线下私房课应该会有更实质的内容了。而且,徐圆还承诺会向私房课学员推荐优质文化传媒公司、出版社和影视企业的资源等,这完全就是一个可以圆了我出书梦的理想课程啊!

调试完PPT,摆好上课要用到的巴黎水、无印良品笔记本和水笔,还有每个学员各自不同的席位牌,我和徐圆才一块往地铁走去。

“以我的能力和人脉,还根本轮不到你们去帮忙打点关系。但如果这点小事情都做不好,还想来我社群当助理,免费听课的话,那不是等于白拿吗?今天就先如此吧,我和小清还要回去忙新社群的事,烤肉的钱我已经付过,你们可以吃完再走。”说完,徐圆就拉着小清起身离去,留下我和Julia一脸茫然。

线上社群和线下私房课里的朋友我倒也加过几个,都没什么往来,只在朋友圈里偶尔还看到徐圆与私房课上的两三位女企业家时有互动,互相点赞,或是约出书咨询或是约火锅。并没听说有哪个出书的消息。

后来,我在徐圆的公号推文里看到她晒出的私房课照片,有徐圆和十几个学员一块上课的合照,非常难想象如此一门昂贵而无实质价值的课程,居然还有这么多人挤破了头报名去参加——虽然我也过去是其中一员。

“可能我们两个没通过她的‘考验’吧。”我也不知如何回答,但倒也像舒了一口气。脑海里回想着刚刚发生的所有,就像是徐圆自导自演的一场闹剧。

“过去有的学员来,为的就是抄袭我的课程。还有些甚至向别的人收了十几万的本钱,声称可以帮人出书,最后都是有去无回的割韭菜骗局。而我的课程和他们是不一样的,我不会向你们收取高昂的出书费,最多是助你们跟出版社牵线搭桥,是要教会你们出书的全部步骤和传授一套完整的写作心法。

3/6

我旋即想起此前她朋友圈推荐过出新书的私房课学员,我问她这位学员的书是否许老板出的,她就问我是怎么样知晓的。

听完共享,我毫不犹豫地加了徐圆的微信。

我说这衣服大家平时也可以穿。但拗不过她,只好收下她发来的红包。

“想要一个月能挣2万,就得付出更多的努力,是吧,小清?”徐圆转头问,小清就边笑着点头,边翻着烤肉。“我以前没想过做分销,可是假如不做分销的话,我的社群项目就保持不了多长时间。假如新社群改成滚动招收学员,就可以有源源持续的学生进来。我持续输出内容,社群就一直存在着,想加入的人可以随时加入,到期可以选择退出或续费继续学习,如此就省得每期都开新社群招新学员。而你每邀请一个学员,就可以获得三分之一的佣金,一个月轻轻松松就能多挣几千块,何乐而不为呢?”

每次课程结束,徐圆会留下一道考虑题让大伙回答,譬如:“说说你天天上下班的通勤时间是多长,空闲时间都是如何规划的?”“假如重返大学,你最想做的一件事情是什么。”每个问题我都会尽心作答,一方面是想让她对我有更深入的了解,收到来自她的肯定和指导,另一方面也是期望能尽量地展示大家,和社群里的小伙伴们搞好关系。

而徐圆所谓的“赠送的内容”,不过是发牢骚讲了大家过去出于好心帮助别的人,却反让人欺骗的故事。末了,徐圆又说,“永远不要轻信他人,有时善意的对待,反倒会成为他们拿来威胁大家的毒鸩。”

听徐圆这么一说,我便在心里庆幸,大家并没那样多钱可以被骗。

徐圆转而问我,“你对一些文学兴趣群比较熟悉,如果叫你帮忙在群里推课你想吗?”

徐圆的声音铿锵自信,不禁令我反观起大家的经历:十八岁那年我来到北京,只身闯荡5年有余。2017年,我同意了家乡一位老师让我参加自学考试提升学历的倡议,选择了大家一心向往的汉语言文学专业,立志要成为一名作家。

“可能我得先征询一下人家的赞同吧。”

几分钟将来,我看见群里人数减少了十几个,而大家依旧还在群内。

更何况,在推文里,一众大学教授到节目主持人、公司总裁都在为徐圆卖力推荐。我没犹豫太久,便联系徐圆,说大家计划报名,加上5000元一次的“书店私塾课”,还可以打折1000元。徐圆回复非常快,说我是社群出色学员,可以再打折1000。我便立刻转了13000元的学费给她。

我顺手加了网站上贴的那家公司许老板的二维码,点进他的朋友圈看了看,很多条询问“马上出版的书本A/B封面哪个比较好看”的朋友圈底下,都有徐圆热情洋溢的评论。

“有人以为出书就只不过为了出书,其实不然——大伙出书是为了后面出课、品牌宣传、个人品牌塑造服务,瞄准的是背后几十万上百万的收益——眼前为出书付出的区区几万、十几万的代价真的算不上什么。

我深知,照如此价钱印制的书本,即使印刷精美,没营销推广推广,根本卖不掉,拉回家也只不过一堆废纸。况且这只是明面上的价格,要加上杂七杂八的本钱,也不止这个数。

4/6

而徐圆早在1月份时在社群里许诺,今年4月份会出一本大家的书。社群解散那晚,徐圆也给我发了一条“下期社群减免1000元外加赠送一本她的书”,不过直到5月,也不见新书出来。

4月上旬的某天,徐圆笼统地梳理了一遍大家这期间里说过的一些内容,大体上就是关于如何成为一个胜利IP的方法,还有那些多次叙述、略带煽情的故事,然后就宣布该群解散——这也是为期99天的线上社群约定好的时间。

“那不是得今天吃豆芽,明天炖豆腐,超市买块肉来,想煮多少切一小块下来,然后剩下的放到冰箱里冻着,分好几顿来吃?”我好像看见徐圆的眼神中流露出一丝嫌恶的神情,我感到大家说错了什么似的,低下头红着脸不说话。

又过了几分钟将来,我听见徐圆发语音说:“社群承诺交付的内容我已经全数交付,刚刚我移除去这期间内群里一些可疑的人,有的是说话阴阳怪气的,还有些是背后骚扰我、打扰我正常工作的人,这时依旧留在群里的,是大伙彼此相互信赖的人,这部分内容就当作是我加餐送给你们的。”

聚餐结束后,徐圆专门私下里问我买衬衫花了多少钱,说要帮我出,“期望3月底线下私房课上,你可以穿着这件红衬衫去给我当助教。”

“不过,所有都过去了,”非常快,她脸上又重新露出孩童般的笑容,“我还带了你的新书,一会想麻烦你给我签个名。”说完她坐了下来。会场顿时响起一阵热烈的掌声。这部分掌声仿佛像是送给一对久别重逢的旧人那样,无比真实可贵。

这片我本以为神圣的土壤,越发肮脏不堪了。

社群就如此原地解散了。

“不知晓她的意思是,要人帮忙,还对人还那副态度,仿佛大伙两个欠她似的。”

那天吃饭,徐圆问我:“你们听说那个在北京每月只花700元的活动了吗?我感觉我做不到。”

原来徐圆还是期望我做助理,“可营销推广不是我的强项啊。”我回复她。

“知乎或者是贴吧?”

其实,共享大多是些个人经历和故事,其实于我而言,并没任何实质性的帮助。但听着这部分“圈内”事,我总感觉大家能靠梦想更近一点。所以,每到徐圆社群共享的时间,我都会像一只等待被投喂的雏鸟一样守候在手机旁。

轮到我时,她说:“你的问题还是出在作品上吧?”她拿着我打印出来的作品瞟了两眼说,“这部分都是散文,根本看不出你的写作能力。第一,你得先有作品,然后就有三条路径——第一条就是走专家路线,像写《繁花》的金宇澄老师那样,一生只写一部书,然后一炮而红;或者是去投稿,再不可以就是自费出书。不过这第三条你得先问问你大家,为出书这件事加入那样多资金值不值得?”

4月底,我在文学网站上发表的作品集合成电子书在亚马逊上架了,徐圆发了一条祝贺的朋友圈,大意是我作为她的社群和线下私房课学员有所成绩,她感到非常骄傲,并答应支持我100本电子书。想要购买的人可以下单将来找她报销。我发了一个红包给她,可是她拒收了,说这不过是朋友之间相互帮衬而已。

可能同样的东西不断变着花样来,也能忽悠到不同的人上钩吧。可能大部分人到了最后,既不会写书也不会出书,甚至连坚持写作都是一种设想,这部分白白掏出去的钱,却也不会再回来了。

3月初,徐圆说想在线上社群结束前和群里的小伙伴们熟络一下,请大伙打卡网络红人景点和吃大餐,也当作大伙对她支持的一个回报。最后应允来聚会的不多,包括徐圆在内只有8人,有几个是外地的同学。徐圆便把集合地址定到了故宫,并需要大伙都穿红色元素的衣服,我为此专门新买了一件红衬衫。

此次聚会里有3个男生,个子最高的男生叫之远,是某家设计企业的高管,业余摄影爱好者,也是大伙今天Vlog的摄影师。同行的还有徐圆多年的忠实粉小清、餐厅管家Julia等。

“你可以邀请你身边的人来加入啊。你想想,假如连你身边的人都不信赖你和你推荐的商品,那还有哪个想相信你呢?我不像一些没良心的老师,坑骗学员十几万来出书,最后还要让他们来帮着骗别的人。”

过去,我也曾参加过不少付费课和社群,在我看来,徐圆不像某些便宜社群组织者那样放下身段收买学员,而是一直保持着一股霸气冷酷的气质——但既然推文里总有那样多大咖老师都推荐她,想来一定是有真才实学的吧。

回头看来,过去的我,可能真的会像罗振宇说的那样,想要“终身学习”——不管有用没用,先学再说。可事实却是,到了今天,市场上所谓“知识付费”的课程多真假难辨,水分紧急。付出了很多时间和资金,最后效果难以估量不说,反倒更容易陷入被反复收割IQ税的怪圈。

小清是徐圆的跟班,一直待业在家,大部分时间都在帮徐圆收拾新社群。

第一天,徐圆绝大部分时间都是在讲一些线上课程已经说过的、换汤不换药的故事。所谓的写作方法、发布会的举办、作品的宣发,都只不过这部分故事里元素而已。我心里难免有的打鼓,但既来之则安之,只能期待后面的课程会有干货。

“有人感觉出书、出课、做个人IP是一件非常难的事情。其实不然,这其中有很多旁人不甚了解的门道。我从2017年就开始塑造出一门教人怎么样出书出课的知识付费线下课程,至今已连办十期,每期都有数十人参加,其中也不乏顶级名人和知名KOL。我还邀请了业内知名人士,为我量身塑造课程所用的物料和PPT——我觉得,无论你是小有文字基础的素人作者,甚至是一个字也不会写的文盲,我都有能力助你出书、出名……有兴趣的同学,可以共享结束后加我微信私信。”

作者:彼岸 出处: 人间theLivings

地铁上,我无意中问起,昨天她说抹黑她的社群学员是否李雪,徐圆便问我怎么样知晓是她。

说着,几滴泪水就要夺眶而出,她赶忙伸手去擦。

20分钟过得飞快,整个步骤几乎都是我在陈述大家的情况,她在一边听着,这样就是5000元。而此前推文里承诺的推荐出版资源,徐圆到最后也没兑现。

5/6

“我早就告诉过你不要去那家出版社了你还去。他们的办事风格就是如此的,一边叫你改稿子,一边还拖着不给你签协议,到时候有些是你好受的,你还是抓紧换一家出版公司吧。”徐圆看上去很老道。

第二天,我早早到了上课地址,检查完设施。过了一会儿,徐圆就穿着那件大红色外套,脚踩平底鞋,姗姗赶来。离上课还有点时间,她坐在吧台前,和店员聊起她春节去西班牙旅游的趣闻。

第二天上午,徐圆邀请了一位影视公司高管来客串共享,讲了近年来影视行业的进步动向、热门作品的生产和宣发,还有从上世纪末开始侃到今日的信息传播办法的更迭。听的时候挺热闹,可听完后,我深深感觉大家就是听个热闹,毕竟作品走到影视化,还有非常长一段路。

大伙一路从地铁站走到天安门广场安检机,徐圆问我这期间有没写出什么新作品,我说还没有想好写什么。她便让我多努力,说3月底的线下课会邀请影视公司高管来共享,到时撺掇大伙认识,有好作品可以介绍给他帮忙开发,我赶忙向她道谢。

“这是我的首个个人品牌线上社群,对于无条件信赖我的同学,我都会给予特别的优待。今天是我的过生日,我会给每位同学送出一本我亲手策划的畅销书。也期望在以后的这3个月里,大伙彼此可以愉快地共度每一个共享的时光。”

“等我回去好好梳理一下。”

几乎整晚都是徐圆的独角戏,我却听得非常尽兴,仿佛大家也跟着看透了出版圈的本质。

我说:“我上那个知识付费平台看了你的学员最新评论,发现有条是她写的。她说整个咨询步骤,都是你在向她问问题。”

“有一次我去深圳开私房课,H也来了,他本来就是以办鸡汤社群忽悠人来上课为生的,后来上完我的课,回去就把我的课给盗了,拿去给别的人上课收费,类似的人还不止他一个。上周我社群里一个学员来找我咨询,原本约定好只聊2个小时,结果她不但迟到半个小时,还和我整整聊了3个多小时。我好心帮她梳理出书步骤,给她倡议,最后她居然上平台抹黑我。你们说说,这是什么人什么心态!”

我心里暗暗有的失望,也只能安慰大家,既然已经花了这么多钱,还是要维系住徐圆这个人脉的,我相信大家好好努力,到时候再麻烦她帮上一把,出书肯定还是有期望的。

“最后一条可能不太合适我吧?”我小声问。

“以前我还是个穷记者的时候,去出版社办事好声好气没人搭理,等我花了好几万在香港置办了几套风衣,出版社的小女孩跟换了个人似的,立刻对我客客气气的,”徐圆说着,眼里满是扬眉吐气的架势,“一些小鲜肉作者也更受小女生们的待见,把作者捧红将来近水楼台先得月,可能还能和作者结成连理,这对她们来讲也是一股不小的魅惑啊……”

5月底,徐圆说想约我社群里的Julia再一块聊聊帮她运营新社群的事情。饭局最初,徐圆就对Julia发起了灵魂拷问,“假如要你推荐我的社群,你会选择在什么地方?”

6/6

而对于我来讲,奋斗多年辛苦挣来的血汗钱打了水漂,心中对于文学的梦想、对于出书的一厢情愿也随之一并流产。

3月底,徐圆私房课开课的前一天,我下班后花了1个多小时赶到位于朝阳区一个文化创意园的开课地址,帮忙调试PPT。

直到五一节,她又约我和之前社群的女生小清一块聚餐,我便邀一位朋友一同前往,见到徐圆后,她也没提让我帮忙做助教的事儿,只不过说话一直有的颐指气使,让我朋友倍觉不爽,私下给我嘀咕,我反而还要安慰朋友。话虽如此说,但我也能感觉徐圆对我的态度在慢慢发生变化。

“那就只有前面那两条路径可以供你选择了。”

“咱们来晚了。”一出站,就有声音从身后传来,我立刻认出是徐圆。她穿着一件大红色的外衣,嘴唇抹着深红色口红,“这是我给学员们筹措准备的礼物,有旺仔牛奶,还有绿茶和红枣茶。”说着她便把零食递到我手中。

徐圆又说,她3月的私房课还缺一名助教,想邀请我来担任,我高兴极了。我怀抱着强烈的期待,一度觉得,不管他们怎么说都感觉是对的。不管他们让大家干什么事,只须是力所能及的,都想为她去做。

“本课程只给大伙打通出版全步骤,并不承诺一定能出书。虽然我这里也有出版整套服务,包括代写、宣发、拿奖等整个步骤,不过就不是这个价了,至少也要十几万以上,而且通常只对大用户开放。鉴于本课程的私密性,请大伙在上课步骤中关闭手机,发现私自录音、偷课者,依据法律步骤来处置。”

在表示大家想要参加她的线上付费社群后,徐圆非常快就发了一条微信推文链接给我,说:“怎么报名在这里。”我把2000块“社群费”转给了她,想起她之前说的,“要对别的人共享的有益内容知晓得感恩”,又顺带多转了一个88元的红包。

7月底,我在徐圆的公号上看最新的推文,跟以前的文章没太大不同,这是宣传她在马上举办的“上海书展私房课”,1天收费6000元,内容说是带大伙实地观摩作家发布会、了解最新的出版动向和出版全步骤——我知晓,应该也就是翻下书封和内页排版。

这两年,除去在自学考试网站上通过的半数科目外,我也终于顺利签约了国内某文学网站,这使我更加坚定了大家对文学事业的选择。而想要成为一个作家,最直接的办法莫过于出一本是大家的书了。

但我转而又想,可能这种办法对于素人作者来讲不无可能。而徐圆和我一直形同朋友,我相信她到时候一定不会坑我,可能真会介绍更好的资源呢。

她先是携带大伙把整个书店逛了一圈,翻了翻书本的封面和内文排版,指给大伙看哪些才算作精美。一圈逛完,也就半个多小时,之后就是一对一聊天。可以就大家具体的出版和个人品牌方面的问题向她发问,但每个人只有20分钟。

聚会当天,徐圆发消息问我到哪一站,我发现彼此只差两站地,便约定10分钟后在天安门东站A口汇合。

我原本周六也要上班,又想那些课毕竟也都听过,就告知她只能去周日一天,并表示可以借苹果电脑给她。之前听她说起,她的电脑是小米的,只不过用来玩游戏。不知是我哪句话没说对,她没再回复我。

这天下午便是“书店私塾课”——就是徐圆带大伙去书店翻看实体书,美名其曰“实地教学”。

这一瞬间打翻了我之前对徐圆在推文中声称“推荐优质出版商”服务的设想——我以为她会为大伙对接知名文化传媒公司和优质出版公司,没想到却是鸡肋的自费出版商——而且,这非常可能变相成为徐圆“两头吃”的办法。

当然,我问徐圆的问题,她也会给出倡议。譬如,我问她大家能否写一本像《生活需要仪式感》那样的书,她就回答我:“近两年,鸡汤书市场已不如前几年那样火热,这是需要机会和运气的。不过即使你计划出鸡汤书,也不可以单纯模仿别的人,而要有大家的内容,别的人写的不愿定比你好。没一本畅销书是全靠模仿来取胜的。”当时的我,虽依然不知从何着手,但还是感觉收益颇大。

收了钱后,她告知我,元旦前后就拉群。

“一些名人发广告都不见得有人理睬的平台,你说你要在上面帮我卖课?这也太异想天开了吧?”

“你说这人脸皮也太厚了,当初社群刚开始时,还是她抱着我大腿说‘老师你好厉害’,没想到等社群快结束了,才给我来这么一出,即使我这个时候想要踢她出群、退钱给她也来不及了。”

游完故宫后,大伙又在三里屯一家餐厅吃晚饭。晚饭期间,又有一位加入了大伙,徐圆介绍说,他叫许州,是北京某互联网企业的高管,也是她之前一期线下私房课的学员,“这次线下见面会是为了答谢各位对我的支持,好不容易聚一次,大伙可以畅所欲言,无需拘束。”

“老师的经历好丰富,这部分都能写成一部小说了吧?”学员们纷纷应和她。

“有次我在网上搜出书,结果跳出一个自费出书的网站,我看见首页有你发的那本书,还有你之前公号里宣传的胜利案例。”徐圆脸色略变,“那是很长时间以前的事了,那个许老板口碑太差,后面推荐的几位学员去了他那,都被他宰了,就没再跟他合作了。”

写完这一大堆发到群里将来,我感觉大家好像真的开始拥有“精英思维”了。

后记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不要让一些小人破坏了大家的好心情。”

最后,我真的得到了礼物。她说,她奖励的不是最强的人,而是在相同起点上,进步最大的人。礼物倒也不算神秘,就是一个魔方,但我却感觉,这是我收到过的最好的新年礼物。

这段时间,另外5名私房课学员陆续到齐,有企业家、资金投入人,还有小有知名度的网络红人,明显比上次故宫游玩的学员高了一个档次。

开课第一天晚上,徐圆就讲了1个小时多。之后又规定,群里每周共享3次,每次半小时。依据学员们的需要,还会设置固定的共享主题,内容涉及——个人品牌塑造、图书出版、线上课程的制作与宣发、个人形象塑造、写作和演讲等等。此外,还会时不时还穿插几期特邀知名电台主持人、演讲教练、互联网公司高管的友情共享。

晚上大伙一块吃晚饭,内容还是和之前一样,不过是聊些圈里圈外的趣闻和八卦。回家的路上,徐圆信誓旦旦地给我说,等我哪天出了书,就来帮我站台当主持人。我狠狠地址了点头。随后她提出期望我5月帮她担任线下私房课助教的事情。我没立即答应。

共享是以语音形式呈现的,徐圆说大家过去只不过一个三线城市的小记者,因为一次偶然的机会采访了一位名人,便一发不可救药,与数百位名人面对面。后来,依托这部分经历和人脉,离职开起了公司创业,为艺人写书出书,其中有不少作品不只销售量达到百万级,而且还包揽各类奖项——而这部分,也促进她踏足知识付费圈,想给更多人以出名的机会。

大伙都非常积极,我也不甘落后——“在过去这一个多月里,我变得对大家更加有信心了,以前不相信大家能完成的事情,开始变得敢于相信了。我感觉大家慢慢培养了方案规划的思维,格局也比以前更加开阔了……”

相关推荐
推荐阅读